空言不想动

咸鱼一只沉迷白嫖
凹凸杂食,雷安雷之类
文野站太all,主吃双黑
我最喜欢卡米尔和中也天使!
enmm我不想动(›´ω`‹ )

【雷安】花火

啊啊啊啊啊啊我还在白嫖

妄想:

究极ooc预警


文风是不存在的


内容瞎编我自己都不信


超级烂各种烂总之烂就对了








“喂,傻逼醒醒。”




雷狮晃了晃床上的人。




“去看花火。”




安迷修慢慢的翻了个身拍掉雷狮的手,眼睛睁不开。




“你说什……什么?”




雷狮啧了一声,把安迷修的眼皮撑开,抬高音量,“我说,起床去看花火大会!”




终于接收到信息的安迷修不情不愿地再次拍开雷狮的手,“哇今天花火大会……现在几点了?”




雷狮抬头瞄了一眼墙上的钟,“八点半了。”




安迷修从床上弹了起来。




“哇啊啊八点半了雷狮你干嘛不早点叫醒我现在肯定挤不进去了你什么时候醒的你不知道位置有多难抢啊你又把浴衣放哪了先把木屐穿上以及你别想穿着你的大龄童装出门。”




雷狮第一个音节还没发出就硬生生闭了口。他瞪了一眼安迷修,老大不情愿地出了房间找衣服。




















穿上浴衣的安迷修朝雷狮走过来,雷狮一时有些分神。




他难得称赞了一小下雷狮。“嗯……不错嘛你……应该可以出门了……但是耳朵怎么办呢?”安迷修看向雷狮尖尖的耳朵,有些担忧。




雷狮迅速把头巾拉下来遮住耳朵,“这样总可以了吧?耳罩什么的你永远别想。”




















“不得不说……你这个样子好怪异。要苹果糖吗?或者来一份寿司?那边的店看起来很不错……唉我很快就要吃土了。”




雷狮瞟了一眼嘴巴停不下来的安迷修。




他们正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整齐的一排排的小摊、紧靠着摊位区随处可见的野餐垫、还未亮起的高挂的灯笼、空气中糖和食物混合在一起的奇妙气息、姑娘们漂亮的笑颜俨然是日本浪漫的夏日独有的交响曲。




“话说雷狮你平时囤了那么多钱都藏哪去啦?神神秘秘生怕别人抢了去一样”安迷修没有得到雷狮的反应,自顾自买了一根裹着糖霜的苹果糖。“谢谢。”




“龙对自己的财富总是十分介意,绝对不允许别人染指。”离开摊位后雷狮低声反驳,他们正在试图往河畔靠近。




“拜托,真的这么重视的话直接存到银行卡里不就好了嘛,更安全不是吗。你坚持老方法,可是很容易被找到的哦。”安迷修咬了一口苹果糖,含糊地说道。




“对不起,麻烦让下。”异国环境惊人地让雷狮遵纪守法懂礼貌,虽然对安迷修并不是这样。雷狮和安迷修穿过人群时说,“的确会有龙那样做,但更多的是把钱藏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在本大爷看来,卡片上的一串数字远不如实质的可以拢成一堆并滚上两圈的钱币容易让人满足。”




安迷修想象了几秒雷狮在钱堆里打滚的瘆人景象,恶心了一下。




“一身铜臭味。”




“但那说明本大爷有钱。”雷狮得意地将了安迷修一军,“我要那个雪媚娘。”




被扎了一刀的安迷修气恼道,“雷大爷你不是有小金库吗干嘛非要痛宰我?你们龙都这么厚颜无耻的吗?”




“我要雪媚娘谢谢。”雷狮冲摊主招呼了一声,回头笑眯眯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说他可真是哔了佩利了。




“纠正一下,是大金库不是小金库,以及你不要仗着在日本就把本大爷的身份说得这么大声。”




雷狮笑得越发慈爱。




















天终于有些暗下来了。以无业游民的身份游荡了一天的两人回到了铺好野餐垫的河畔,瘫软在垫上。




人潮汹涌,安迷修有些担心他们的头会被木屐踩爆。




雷狮挣扎着爬了起来,往水面上看了一眼。隐约能看到一些黑黑的影子,一排排立在水上。他眯了眯眼,大概是烟火筒。




一片片灯笼亮了起来,飘来的香气更加浓郁,到处是穿着心仪的浴衣化着精致妆容提着布包轻捻团扇的女孩,燃着小烟花,在摊位前捞金鱼,吃着各种点心,已经颇有花火大会的气息了。人群更加嘈杂,人影攒动。




远处会场中心响起音乐,缓慢的旋律颇具氛围。




天又黑下去了几分,灯光照亮了水面,渲出一片温暖的明黄。




几个盘发的女孩笑闹着走了过来,用日语询问能否借地观赏花火。安迷修腾地弹开让出位置。雷狮发誓他看到安迷修的耳尖有些红。




水面上升起了一点亮光,在高空中炸了开来,三尺玉的绚烂弥漫整个天空。




人群顿时犹如炸开了般往岸边一波波奔涌过去,安迷修和雷狮不得不站起来避过兴奋的人群。




紧接着水面上炸开一排金色的花火瀑布,直直地冲上云霄。两大朵彩色的扇形花火在金幕中绽开,炫彩夺目。




“哇雷狮快看快看!好漂亮!”安迷修被照花了眼睛,却还是紧紧地抓住雷狮的手臂激动道。




“丫快放手老子没瞎。”水面上喷涌出几柱喷泉般的花火,更高处是一片热情洋溢的彩色烟花。会场中心的音乐越过水面如水一浪一浪地传过来,更加空灵。




又有几柱金色的花火缠绕着向天上疾飞去,开出满天紫绿色的烟花。身边的姑娘在低声惊叹。




雷狮终于在辉煌的花火中回过神,转身看向安迷修。他正专心地江面上的烟火筒投到天空中的花火,不时压抑着激动的情感赞叹两声。




又是两颗三尺玉升空,两朵巨型伞状金色花火倏忽展现。




随后一排八号玉开出了一片梦幻粉色伞状花火,人群中传来一片尖叫,夏日的氛围已经达到了顶点。




安迷修绿色的眼眸倒映出一朵朵升空、绽开、熄灭的花火,雷狮回头看了看天上。




没有他眼里的好看。




他突然觉得藏在头巾下的耳朵有些发热。




夏日的花火大会离不开男女孩们的打情骂俏和花火下的告白。抬眼望去一对对的情侣拥吻牵着手相互依靠的身影触目可及。




边上的女孩们看着一对对情侣发出咯咯的笑声。右边一个野营垫的两个男生望向雷狮和安迷修。




“抱歉,你们有想要告白的对象吗?”




一个男孩挪过来了一点,带着善意的好奇心问。




痴迷于花火的安迷修如梦初醒,急忙往后退。




“什……什么?不,不我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人。”安迷修勉强地笑着。




“这样啊……非常抱歉,给您造成困扰了。”男孩起身鞠了一躬,安迷修连忙摇手。




“那么你呢?有想要告白的人吗?”另一个男孩挪过来问雷狮。




雷狮没说话。




男孩一脸了然,调侃道,“那可要抓紧机会哟,花火大会可是难得的告白机会。要加把劲哦,好多情侣都是烟花下的告白促成的,没准你会中奖呢?”被之前的那个男孩呵斥了一声。




两个男孩起身离开了。




雷狮望着他们离去,起身,把安迷修提了起来。




“哎雷狮你干嘛?花火快到高潮了啊?”




“我们也去走走。”




















安迷修捧着两支大大的圆球冰淇淋,将一支递给雷狮。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还是说就在这里看?还有几分钟……四尺玉就要出现了!”安迷修又激动起来,简直稀有的直径八百米的四尺玉哎。




雷狮想着那个男生的话,心脏咚咚狂跳,浑身发热。他咬了一口冰淇淋,不够。索性直接吞了一个圆球进去。




好多了。




此时他们正沿着人迹较少的河道走,人群一声又一声越发激烈的尖叫有些模糊,但是他不想管这些。




又一片的粉色花火照亮了黑色的苍穹,他捏紧蛋筒,转过身。




安迷修吸溜着冰淇淋,专注地盯着满天梦幻。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浴衣,可以从领口处看到一点锁骨的棱角。烟花下的他全身都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绿色的眼中尽是华美。




















“安迷修。”雷狮张口,声音不是很清晰。




“嗯?”安迷修回过头。








“我和你说过的吧。”








“龙对自己的财富总是十分介意,绝对不允许别人沾染。”








“所以傻逼安迷修。”




















“我喜欢你。”




四尺玉的“凤凰乱舞”升起,辉煌于天地间。








——————————————


安: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写完了!!!国庆八天我就心安理得的白嫖【。】





























【卡米尔】

妄想:

快要死了。










 五月,北坡的花又开了。



初春的阳光爱怜地洒落在这片孤寂的土地上,给予细微的一丝温暖。一丛丛灌木倔强地开着蓝色的花,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金光,彰显着生命的存在。



不远处一座低矮的小木屋,屋檐下结满了厚重的蜘蛛网。小屋静悄悄的,似乎主人早已离去。



太阳升上了晴空。已是晌午,空气这才开始有了些温度。一处的鸟儿啼啭起来,扑棱棱拍打着翅膀。紧接着,一声声啼叫此起彼伏,万鸟齐鸣。



小屋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少年。空气稍微安静了一下。



离开了屋内温暖的火炉,他轻轻打了个寒颤,紧了紧红色的围巾。



喧闹又回来了。



他走下被踩踏得光滑平整的石阶,在穿过一丛丛盛放的勿忘我时,随手摘了一朵。他在山坡的路口停了下来,安静地望着山下。



除了一个个在枝头跳跃着恬噪的身影,什么也没有。



少年轻轻叹了一口气,把蓝色的花轻轻放在地上。他又往山下看了一眼,转身往小木屋走。



屋里烤得正旺的壁炉跳跃着明黄色的火焰,温暖与舒适扑面而来。少年拉过一把椅子在壁炉前坐了下来,烘烤着冰冷的手。



今年,也没有。他盯着苍白的双手发呆,他们没有回来。



几年了呢?他等了几年?



壁炉里的火焰发出噼啪的爆裂声,他把围巾摘了下来,再一次细细地打量着它。



大约在很久以前,到底是多久,卡米尔也不记得了。那时,这个寂静的山坡迎来了它坡生中的第一批客人。三个四处游历的旅行家闯进了偏僻荒凉的北坡,闯进了卡米尔的生活。



“真稀罕,这里还有人家。”



旅行家们似乎经过长途跋涉,没经过卡米尔同意就在窄小的木屋里安顿了下来。













“这里实在太荒凉了,什么都没有。”



于是,勿忘我开始在这片土地上生长。



“这里太安静,跟闹鬼似的。”



于是,各种各样的鸟鸣开始出现。



“这里天气太冷,你又老是穿那么少。”



于是,卡米尔收到了第一条围巾。



“你肯定没有出去过吧,外面的世界很大,好吃的东西也很多。”



于是,卡米尔开始向往山外边的世界。



“你一出生就在这里了吗?你好像对过去不是很清楚。”



于是,卡米尔第一次疑惑自己的过去。



“你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吗?不记得的话,就当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于是,卡米尔沉寂了许久的心,开始奇怪地跳动。



“其实你很孤独吧,这么多年没和人交谈过。你要经常笑啊,你笑起来很好看的。还有,要多说一些话,不然你会丧失与人交流的能力。你太安静了,就像这片没有生命的山坡一样,实在太安静了。明明才十几岁,却好像活过了几个世纪。你啊,不应该这样的。”



“卡米尔,我们要走了。你要和我们一起吗?走出去,走出这片山,到外面的世界去。”



“这样吗……那好吧,以后我们会来看你的。哎,抬起头,看着我。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哎你别哭呀,除非我们死了,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一定。”



一定。



卡米尔紧紧地抓住围巾,这么久,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呢。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



你们倒是给我回来,给我庆祝生日啊。



“除非我们死了,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有什么东西,顺着卡米尔的脸,缓缓地流了下来。



你们这些骗子。一个个都是骗子。



他抹了抹脸,把泪痕擦去,又把围巾一圈一圈地给系上了。



“哐哐哐”,一阵敲门声响起。



“卡米尔,快来开门,我们回来了。”



“还有,生日快乐。”



有什么东西,又“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






——————————————


哎妈筋疲力竭。


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生贺。短小文笔渣。


卡卡生日快乐!!!!!【猛吸一口】

卡卡天使生日快乐

九月五号,这对卡米尔来说,依旧是平常的可有可无的一天。 即便是他的生日,卡米尔也毫不在意。
有什么好知道提道的呢,不过是一个肮脏私生子的生辰罢了。
此刻的他坐在书桌前,转着笔思索海盗团的经费支出问题:上回给大哥买船去了一大笔积分,接下来要赶紧多赚分 回来,不然可能要维持不住帕洛斯和大哥那两个人出场就加特效癖好的高额费用了。
说起来……卡米尔折断了手中的笔,那仨个人今天居然又出去浪了!!! 混蛋啊啊啊啊每次都留他守家,美其名曰贤内助人妻(?)而且回来都不会记得给他带甜品,但却还不忘在他面前炫耀:比如这样-“卡米尔,今天街角又新开了一家大妮儿甜品店诶!”又比如这样-“卡米尔!你最喜欢的瑞金甜品店又出新品了,超好吃诶!”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卡米尔:想打人。
“叮咚~叮咚~”基地的门铃响了。 卡米尔无奈的起身去开门。
“卡米尔!”最先进来的是佩利,他一下扑到了卡米尔身上。卡米尔一脸黑线,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看到佩利身后晃来晃去的尾巴。佩利身上的犬属性真是越来越强了啊……
卡米尔越过佩利的肩,看见了站在门边的雷狮。 “大哥。”他唤到,心里稍微有点希望雷狮能记得他的生日。
“嘿,卡米尔!”熟悉的声音里带着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卡米尔略微失神,看来是没有人会记得他的生日了……
“我跟你讲哦,今天瑞金甜品店又出新品了,草莓抹茶慕斯蛋糕,超漂亮诶!”雷狮说。
“对啊,大妮儿甜品店今天也出了深海果冻酸奶特饮,看上去就非常美味!”佩利说。
卡米尔脸上的笑容都快崩不住了,这群人,每回都这样,四处浪来浪去,却让他当保姆管生活,最重要的是没得吃!
卡米尔: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佩利和雷狮叽叽喳喳着,卡米尔向外张望,道:“咦,帕洛斯呢?”
“去给佩利买黄金狗粮了,傻狗。”雷狮无所谓的说道,撇了一眼佩利。
佩利有点不开心雷狮的话,拉着卡米尔继续唠嗑甜品。卡米尔内心是崩溃的,真的真的超想吃啊啊啊啊。
聊着聊着,雷狮突然说:“卡米尔,你房间好像有声音诶。”
卡米尔站起身来,望向虚掩的房门,隐隐约约似乎有摆弄东西的声音传来。
谁这么大胆竟然惹到雷狮海盗团的地盘上来了?! 卧室里书桌上的灯已经被关了,隐约可以看到上面运算了一半的数据已经不翼而飞了,卡米尔瞳孔孟缩,不顾一切的推开门——
“生日快乐!”
映入眼帘的是飞舞的彩带,五彩缤纷的气球,圆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甜点,佩利雷狮刚刚说的都在其中。正中是五层的限量版螺旋海洋星辰蛋糕,最顶层插着“16th”的蜡烛和四个用翻糖做的小人——正是雷狮海盗团四人。
帕洛斯坐在桌边 ,手里捏着他的数据本,无语的说:“我说,都过生日了,还搞什么工作啊。你是当保姆上瘾了吗?”
卡米尔愣在原地,雷狮和佩利一左一右推着卡米尔走到蛋糕前,点燃蜡烛,帕洛斯关掉了灯,微微颤抖的火光映着三人的笑容和微红的眼眶,暖融融的……    卡米尔一时恍惚,是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受人嘲笑的私生子了,他现在——是雷狮海盗团的一员了! “许个愿吧,卡米尔。”雷狮说。
卡米尔双手合十,闭上眼。
嗯……我希望,卡米尔想,明年也能和海盗团的各位一起过生日。
他呼的一下吹灭了蜡烛,灯同时亮了,面前的三人说: “生日快乐,卡米尔!”
“快吃吧快吃吧!”佩利已经等不及了。
卡米尔望着桌上堆成小山的甜食,想——这群人真不会过日子,一定又要不少积分吧。
不过这回……算了。

卡卡小天使生日快乐,赶上了!耶!